《超级少女》拥有堪比神灵的力量却活在超人的庇护之下!

在狂笑蝙蝠和正义联盟的争斗中,超人和蝙蝠侠已经彻底遭遇了失败,但是他们也并不是没有翻盘的机会。因为狂笑蝙蝠的原计划是用血清感染超人,而现在他却阴差阳错地感染了超级少女。

“这不是我的计划,但是事情反而变得更加有趣了!”超女卡拉从诞生开始就被看成一位“女版超人”,但是和克拉克的故事相比,卡拉的人生却充满了各种坎坷,超人在地球上成长了30年,他拥有善良的养父母——肯特夫妇。就像DC的万圣节特刊中幻想的一样,如果超人没有遇到这对善良的夫妻,那么他不可能成长为真正的超级英雄,而是会对人类和这个世界充满了愤怒。

无论是在平行世界还是独立漫画中,似乎每一位超人都热爱着地球,但是超女卡拉却完全不同。她在飞船中沉睡了二十多年,而氪星的毁灭仿佛就在昨天,她一直沉浸在失去家乡和亲人的痛苦之中,久久不能自拔。

不同时期的超女少女的故事完全不同,比如她父亲佐·艾尔将他送到地球的原因,有些版本的起源故事是为了追杀超人,而现在超级少女被送到地球的原因是为了照顾他的表弟。

新52时期的超级少女表现的冲动易怒,也暴露了这个角色的本质——问题少女。

尤其是在新52的故事中,由于DC要塑造完全不同的角色,所以编剧直接让超女卡拉变成了一位问题少女,她渴望着爱情,孤独无助,也渴望回到自己的家乡。

可是氪星已经不复存在,所以超级少女愿意在骇尔出现的时候,去帮助他对抗正义联盟,那是他挽救氪星的唯一希望。

而这次狂笑蝙蝠的血清激发了超级少女真正的本性,也就是隐藏在她性格中的黑暗面。氪星被毁灭的原因在之前的漫画中也得到了解答,实际上他们暗中一直进行着实验,并试图制造战争兵器,氪星人这样做的原因相信大家都已经明白了——准备战争。

氪星的毁灭在当时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,虽然氪星长老议会相信星球不会毁灭,但是乔·艾尔却知道那一天终将来临,所以他在一直在积蓄力量,甚至准备好了战斗兵器,也就是在超人漫画中新出现的反派角色,老战士罗格·扎尔。

罗格·扎尔就是乔·艾尔创造的,他也因此受到了星际法庭的审判,所以在《超人:团结传奇》的故事中,他被送到了原来的时间点,和氪星一起毁灭了,但是历史仍然发生了有趣的变化。

超人之子小乔提议建立太空联合国,这样来自不同星球的超级英雄就不用在彼此争斗了,而它在后世有一个更加帅气的名字“超级英雄军团”。

可以说超级少女这个角色代表着超人的青年期,而她才是最后的一位氪星人,她能理解佐德将军的那种对家乡的思念,因为超人根本没有对氪星的任何记忆。

新52事情有一个很尴尬的情节,那就是编剧强行让“超级少女”加入了“红灯军团”,而这背后的一切只是因为一件小事。她心中的愤怒难以平息,但是最终超级少女摘下了红灯戒,并成功地在太阳中重生,氪星人的又一次开挂。

而对于那些普通的生命来说,加入红灯军团意味着他们将会被转化为另一种生物,灯戒将会取代他们的心脏,而体内将会充满红色的愤怒之力代替血液。所以如果红灯侠们一旦失去灯戒,他们就会失去自己的生命。

在《危机英雄录》的故事中,编剧Tom King试图用一场信任危机来探究超级英雄们的心理问题,所有的超级英雄都曾经在庇护所中露出自己真实的一面,最深处的心灵创伤,自己最害怕的事情。

连超人都拥有自己最害怕的事情,连蝙蝠侠都害怕再失去一位罗宾,何况是失去了所有亲人的超级少女呢?

但是Tom King在这个大事件中并没有提到过超级少女,这就意味着她似乎从未进行过任何的心理治疗。她的心理问题比我们想象中的更加严重,尤其是变成“狂笑超女”之后。

狂笑蝙蝠非常看好超女卡拉,因为过去的她一直沉浸在氪星的毁灭之中,生活在超人的庇护之下。虽然她拥有和超人相似的力量,但是实际上的战斗力却要比超人弱上很多,她缺少战斗的信念,而现在这一切都不复存在了。

Leave a Comment